• 5月26日江苏仍有暴雨 还有一股冷空气明天到货 2019-05-26
  • 5月26日天气提示:北方大风降温降雨天气上线 2019-05-26
  • 5月26日国外天气预报:北美洲中南部及东北部有较强降雨 2019-05-26
  • 5月26日北京气温骤降10℃ 雷雨、大风、冰雹齐上阵 2019-05-26
  • 5月26日全国空气质量预报:北方部分地区有沙尘 2019-05-26
  • 5月25日一分钟阅尽天下军情 2019-05-26
  • 5月25日 河北省象棋城际争霸赛开赛啦! 2019-05-26
  • 5月24日上市更加豪华 新款宝马7系到店 2019-05-26
  • 《追龙Ⅱ》最新预告 梁家辉古天乐善恶对决 2019-05-25
  • 《追龙Ⅱ》定档6月 梁家辉古天乐演绎“双雄”对决 2019-05-25
  • 《追鱼》诠释真情,戏曲传承文化 2019-05-25
  • 《远处的青山》:与文学大师聊天谈心 2019-05-25
  • 《远去的牧歌》文艺海报预告双发 2019-05-25
  • 《进击的巨人2 Final Battle》新游戏画面公开 2019-05-25
  • 《这!就是街舞》第二季易烊千玺、罗志祥、韩庚、吴建豪下场battle 2019-05-25
  • 慕林-第五十五章 婚约
    更新时间:2019-05-16  作者: Loeva   本书关键词: 言情 | 古代言情 | 经商种田 | 慕林 | Loeva | 正剧 | 炮灰逆袭 | 穿越 | 腹黑 | Loeva | 慕林 
    正文如下:
    谢虽然拥有谢映真的记忆,但因为换了芯的关系,对那些记忆总不能象本尊那般应用自如。每次她想要想起点什么,都需要先确定是什么事,才能从脑海里翻出相关的信息来。

    91彩票 www.siruaru.com 感觉象是电脑,多过象人脑。

    所以她一直没认识到,谢映真还有婚约这个事实。

    是的,谢映真是有婚约在身的。这个婚约是今年正月里刚刚定下的,男方是新上任不久的吏部江侍郎的次子,良家妾所出,今年十四岁。据谢映真本人的印象,是个性情温柔又多才多艺的少年人,长得一表人材,对人很体贴。

    谢璞对于这个未来女婿挺欣赏的,又与江侍郎是同年,两人交情也很可以,便对这门婚事很看好。不过文氏始终心存疑虑,不为别的,只因为这桩婚事,乃是曹氏牵的线,平南伯夫人做的媒。

    江侍郎是江南地方上的书香世家子弟,祖父做过县令,但父亲仅有秀才功名,倒是旁支出过几位官员,最高不过六品。在小地方,这已经相当显赫了,不过在京城,这根本算不上什么好出身。

    他与谢璞是同年,名次也在二甲,只是排名比谢璞靠后一点。他娶的正妻小程氏,正是平南伯夫人程氏的庶妹,宁国侯程家的次女。不过小程氏在娘家,远不如嫡长姐地位尊崇。她被安排嫁给新科进士为妻,是一桩很符合她庶女身份的婚姻,哪怕丈夫有个感情很好又家道中落的表妹做了宠妾,还极得婆婆偏爱,她也只能认了,因为宁国侯府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。

    但在小程氏内心深处,还是对自己的婚姻挺满意的。因为出身地位美貌与声名都远在她之上的曹淑卿,也嫁给了一位新科进士,对方却并非书香世家子弟,而是商人之子,空有万贯家财罢了。再者,曹淑卿的丈夫还有一位先进门的平妻呢!若不是本朝律法承认平妻的地位,在早先朝廷法令只允许一夫一妻的时候,都难说后进门的曹淑卿在礼法上是妻还是妾。有了对比,再加上江侍郎对她也算是尊重,宠妾表妹为人也不是太嚣张,她就觉得自己过得很好了,对娘家嫡母兄姐更是敬爱顺从。

    江侍郎自打攀上了这门亲,就一直有意识地与曹程两家多来往,还成为了曹家的党羽。只不过他办事做人比较圆滑,给人的感觉还不错,因此没多少人认为他是倚仗外戚幸进的佞臣罢了。但他作为谢璞的同年,同是曹家姻亲,如今都已经做到吏部侍郎的位置上了,便可知道他在曹家圈子里有多受重用了。也就是谢璞这样长年在外地为官,性情又比较天真的人,才会坚信他是个值得信任的好朋友了。

    去年腊月里,谢璞回京述职,平南伯夫人程氏便先向曹氏提起了江谢两家联姻的提议,曹氏又转告给了谢璞。程氏与曹氏是抱着什么心态提议的,文氏与谢映真并不知晓,但文氏总觉得,这门婚事有点象是陷阱。

    江侍郎有两个儿子,正室小程氏所生的嫡长子江绍良,与表妹宠妾所生的次子江玉良。两子都是自小读书,才学名声都不错,都未定下婚约??悸堑绞汤晒僦氨戎吆芏?,江玉良年纪比江绍良更适合谢映真,还是良家女所出,本人相貌才学品性,都是上等,谢璞就答应了这门婚事。

    至于曹家牵线的用意,他能猜到几分,多半是为了谢家的银子。曹氏始终未能真正掌握住谢家的财务大权,就把主意打到了二房头上。然而谢璞并不在乎,他对自己的掌控能力很有信心。谢映真是他爱女,他不介意多给女儿准备些嫁妆。而江侍郎是他所熟悉的同年友人,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士人君子,江玉良也是个温柔知礼的好孩子,不会亏待他的女儿。说不定江谢两家成为姻亲后,曹家对二房文氏母子三人能多容让几分呢!

    这门婚事就这么定下了。谢如今记起事情的来龙去脉,就忍不住再在心里怼一波谢璞:有你这样的糊涂父亲吗?!这是主动把亲生骨肉送到别人手上做人质了呀!

    江侍郎如果真是赤诚君子,还能这么快就做到吏部侍郎的位置上?!江家分明连儿子的婚事,都要听从曹家的指令,谢璞还能指望他们会违背曹家的意思,对未来儿媳亲切有加吗?世上那么多温柔知礼有才学的官家少年,选谁都比选曹家党羽靠谱呀!

    谢忍不住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

    谢老太太不知道二孙女在那一瞬间,就已经想了那么多,还在那里板着脸对文氏道:“既然你说,我们家需要有官面上的帮手,帮着打听消息,打点关系,让我儿早些出来,那与其找那什么姓温的郎中,还不如找江亲家呢!江亲家是吏部侍郎,官儿大得多了,认得的人也多,还与大理寺正卿平起平坐。他要是能帮我儿求情,大理寺的官儿怎么也要听一听的吧?你带着二丫头去江家借银子,顺道见江亲家夫人一面,怎么也要请动他出手拉我儿一把才是!”

    文氏一脸为难地说:“老太太,江家……江家是曹家与程家的姻亲。那诬告老爷的王安贵便是程大太太的亲兄弟,曹家先前又说要让嫂子和离,与我们谢家断绝关系。他家如何肯帮我们的忙?”

    谢老太太不以为然地摆一摆手:“就算江家是曹家与程家的姻亲又如何?我们也是江家的姻亲呀。程家那头,这小姑子与嫂子,又嫡庶有别,未必关系多好。而曹氏只是说了要和离,这不是还没离么?就算真的和离了,她两个孩子还是我儿的亲骨肉,打断骨头连着筋的,哪里是她一句话就能断绝关系的?到头来,他们还是要救人的!我儿说过江亲家是明事理的君子,君子又怎会做违礼的事呢?再说,我们还是亲家。亲家出事,他们脸上也无光!无论如何,总是要帮一把的!”

    谢映容在旁插嘴道:“老太太说得是呀。婶娘,就算你们登门求助,江家无意救人,多借点银子,或是帮忙打探消息,总是能答应的。我们本来想找人帮忙,也不过是为了这些事罢了。既然目标能达成,旁的还想那么多做什么?等到父亲平安回家,让父亲多多谢过江大人,再送上一份厚礼致意,也就是了?!?p/> 她看了谢一眼,掩口笑道:“婶娘放心,只看江二少爷几次到咱们家里来的时候,对二姐姐那副情深切切的模样,就知道你们这次上门,绝对不会空手而归了?!?p/> 谢老太太也满意地点点头:“这话不错。那江家二少爷对二丫头还是挺看重的。未婚妻家出了事,他还能袖手旁观不成?他在江家那般得宠,比之嫡长子也不差什么了。只要他愿意开口,还怕江家老太太与那个白姨娘不帮着说话么?”

    老太太拍了板:“一会儿打发人去江家送帖子,明儿一早,你们娘儿俩就过去!”

    文氏无言以对,眉头紧蹙,快要能夹死苍蝇了。

    而谢则看向谢映容,沉下脸来。

  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    ( 明智屋中文 91彩票 www.siruaru.com 没有弹窗,更新及时 )